苏轼(三):海棠香国的佳人,我的亲人丨江弱水专栏
本期诗人苏轼苏轼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四川眉山人。嘉祐进士。神宗时因对立王安石新法而求外职,任杭州通判,出知密州、徐州、湖州。后以作诗“谤讪朝廷”罪贬黄州。哲宗时任翰林学士,曾出知杭州、颖州等,官至礼部尚书。后又贬谪惠州、儋州。北还后第二年病死常州。追谥文忠。与父洵弟辙,合称“三苏”,坟在河南郏县。苏轼的诗、词、文、书、画、文论均有极大成果。也知造物有深意,故遣佳人在空谷。诗人吐露心声,是能够对着一棵树、一株花的。《战争与和平》第二部,安德烈公爵遇见娜塔莎之前,在森林里看见那棵粗可合抱、疤痕累累的老栎树,似乎不受春意的迷惑,在对他说,春天啦爱情啦都是圈套。可见到过娜塔莎后,安德烈公爵再见老栎树,彻底变了样,生着节瘤的枝头爆出新鲜多汁的绿叶,让他忍不住对自己说,生命不能在三十一岁就完毕呀!《日瓦戈医师》第十二章,是“浸糖的花楸果”:树一半覆盖着雪,一半是上冻的树叶和浆果,两枝落满白雪的树枝伸向前方迎候他。他想起拉拉那两条滚圆的臂膀,便捉住树枝拉到自己跟前。花楸树似乎有意识地答复他,把他从头到脚撒了一身白雪。他自言自语,自己也不明白说的是什么,彻底把自己忘了:“我将看见你,我如画的佳人,我的花楸树公爵夫人,亲爱的小心肝。”在失望中,苏东坡也曾从与花树的对话中取得极大的安慰。初贬黄州,他有名作《居住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》:江城地瘴蕃草木,只要名花苦幽独。嫣然一笑竹篱间,门生漫山总粗鄙。也知造物有深意,故遣佳人在空谷。天然富有出天姿,不待金盘荐华屋。朱唇得酒晕生脸,翠袖卷纱红映肉。林深雾暗晓光迟,日暖风轻春睡足。雨中有泪亦凄怆,月下无人更清淑。先生食饱无一事,漫步逍遥自扪腹。不问人家与僧舍,拄杖敲门看修竹。忽逢绝艳照衰朽,叹气无言揩病目。陋邦何处得此花,无乃功德移西蜀?寸根千里不易致,衔子飞来定鸿鹄。天边流落俱可念,为饮一樽歌此曲。明朝酒醒还独来,雪落纷繁那忍触。《居住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》碑本传闻,东坡“平生喜为人写,盖人世刊石者自有五六本,云‘吾平生最满意诗也。’”。他又尝自咏此诗,至“雨中”“月下”两句,对人说:“此两句乃吾向造化窟中夺将来也。”可见其喜欢至极。诗共十四韵,分前半与后半。前半七韵,着眼于海棠,以杜诗“绝代有佳人,幽居在空谷”为潜文本,总写其非凡的标格与姿容。黄州接近大江,地多瘴湿,草木蕃生,故门生漫山。“只要名花苦幽独”,点出海棠的绝俗和畸零,已然感同身受。“嫣然一笑”,拟名花于佳人,她富有天然,用不着贮以金盘进献到华屋中去。海棠花“朱唇得酒晕生脸,翠袖卷纱红映肉”,描述稍觉俗艳了,但好在前有“金盘”“华屋”的保护,后有“绝艳”的声援,也算得当。——趁便说一句,东坡写“花”,好用“肉”字:“离亭花映肉,醉眼鹭窥莲”,“便丐春工,染得桃红似肉红”,“坐上人如玉,花映花奴肉”。虽然是效法杜诗的“美女白面花映肉”,也只要东坡肉的创始人才会这样吧?《说文》:肉,如六切。古音读?iuk,比起现代汉语的ròu,感觉如同不那么肥。“林深雾暗晓光迟”,再现“空谷”;“日暖风轻春睡足”,用《明皇杂录》贵妃被明皇比作“海棠睡未足”,重申“佳人”;“月下无人更清淑”照应“幽独”;“雨中有泪亦凄怆”,则触及到海棠花“天边流落”的心思。所以转出后半。海棠古来以蜀地为盛,西蜀更是声称“海棠香国”,所以,东坡是把海棠看作家园的亲人的。他来了,饱食扪腹,漫步逍遥,蛮像是《庄子·马蹄》里“含哺而嬉,鼓腹而游”的美好人生。敲门看竹也是率性洒脱的雅事。南朝刘宋时人袁粲,传闻人家有好竹,也不跟主人打招呼,他“直造竹所,啸咏自得”。但是,逍遥和洒脱都是装的,东坡心里很苦。这不,竹没看到,却看到花了。“绝艳”二字,总括海棠之美,而四十四岁的他,已自认“衰朽”了。诗人看呆了。他流下了眼泪。一番叹气后,他对着海棠,喃喃地说:我如画的佳人儿,你怎样和我相同,从千里之外的家园到了这粗陋的当地来了?是哪个功德者移来了一寸根,仍是飞鸟衔来了一粒种?真不容易啊!你我都是天边流落的不幸的生物,就让我为你喝一杯酒,唱一支歌吧。明日酒醒了,我还会再来看你,只怕是你的花瓣儿像雪花撒落一地,让我不忍心触碰呀。纪昀批点此诗:“纯以海棠自寓,风韵高秀,兴象微深,后半尤烟波跌宕。此种真非东坡不能,东坡非一时兴到亦不能。”诗用东坡最拿手的七古,为海棠逼真描写,也为自己抒发言志,分合之际,模糊不定,而摇曳多姿,的确是他的最高之作。延伸阅览《苏轼选集》王水照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